放生回向身体健康怎么说南宁,南宁何地可以放生金鱼【放生鱼后怎么回向家里

编辑:admin 发布时间:2024-06-13 浏览:259次
放生回向身体健康怎么说南宁,南宁何地可以放生金鱼【放生鱼后怎么回向家里


【南宁放生回向身体健康怎么说】「放生祈福」「放生鱼后怎么回向家里」「放生放生几条好」,南宁放生回向身体健康怎么说

民间故事:货郎放生怀孕的刺猬,成亲时刺猬托梦:新娘不是人

唐朝开元年间,京兆府有个走街串巷卖货为生的货郎。

晚上可以把乌龟放生吗

货郎名唤周仕,字鹏程,由名字可以看出,周父望子成龙,希望儿子能通过读书走上仕途,鹏程万里。能给儿子取个表字,可见周家自然不是普通人家,周父以前出身微末,由一个小货郎发家致富,最终成为家财万贯的富商。周仕八岁时,父亲跟一个朋友去南方经商,由于过于信任朋友,导致被骗得倾家荡产。周父回来后大病一场,从此失去了精神头儿,郁郁寡欢,直到周仕十七岁这年,他始终解不开心结,含恨而去。周父这一去,可怜了妻子陶氏,十年前赔光了家业,她不得不照顾丈夫,抚养孩子,原本养尊处优的陶氏,咬牙支撑着这个家,现在丈夫撒手西去,办完丈夫的葬礼后,家里已经是一贫如洗。打从父亲早年生意失败后,周仕就已经无心读书,见母亲勤扒苦做也难以维持生活,于是从十五岁开始,他就子承父业,挑起了父亲当年的货郎担,走街串巷做了名卖货的货郎。每天多多少少挣些钱,帮助母亲养家。邻居看了,都说这孩子孝顺,母亲陶氏也欣慰地笑了。转眼周父去世三年了,陶氏由于过度操劳,落下了一身毛病,每月光医药费都要花不少钱,家里只靠周仕一人挣钱养家,母子俩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看着已经二十岁的儿子还是光棍一条,陶氏日夜发愁,倒是周仕想得开,经常劝慰母亲不要着急,缘分到了,自然有姑娘愿意嫁。说来也巧,不久后,周仕还真走了桃花运,生活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一、遇发小放生刺猬,庙会上周仕救人这天,周仕听说城隍庙旁边举行一个庙会,于是精挑细选了些好卖的货物,挑着担子一路吆喝着,向庙会赶去。刚出门不远,儿时发小陈三两兴冲冲地从后面赶上来说道:“周仕,看看我这个好东西。”说完将手里的笼子送到周仕眼前,周仕定睛一看,原来笼子里关着只胖乎乎的大刺猬,一对黑眼珠滴溜溜看着他,于是好奇问道:“哪里来的刺猬?”“这阵子在村里帮人干活,昨天回来得晚,看见这东西在野地里,便顺手抓了回来,听说刺猬的肉特别香,价钱高,便想着今天去庙会上给卖了!”陈三两高兴地说道。这陈三两是个木匠,为人尖酸刻薄,打小便和周仕不对付。周仕忽然看着刺猬说道:“三两,这刺猬你不能卖,赶紧放了吧!”“怎么了?有什么问题吗?”陈三两不解其意。“你好好看看它的肚子,这不是胖,是怀孕了!”周仕笑道。陈三两仔细看看刺猬,发现它确实腹部隆起怀孕了,可他哪里甘心扔掉到手的银子,于是说道:“不放,怀孕了我也要卖掉它,谁叫它遇到了我呢?”周仕看那刺猬,只见它眼神哀伤地看着自己,不由得动了恻隐之心,叹息一声说道:“三两,既然你不放,那就卖给我吧!”“卖给你?你是想吃肉还是放生啊?”陈三两阴阳怪气地问道。“当然是放生!”周仕说道。“既然是放生,那……就二两银子吧!”陈三两奸笑道。“你……你故意抬高价码为难我是吧?两百钱的东西你卖给我二两银子,太黑了!”周仕生气道。“哪里哪里,这刺猬怀孕了,所以你买的是好几只,不是只有一只,价钱自然就高些,买不买?不买我拿去庙会上卖给有钱人炖肉吃!”陈三两说完加快脚步假装要走。周仕哪里不明白他的心思,可一看到刺猬求助的惶恐目光,心里极为不忍,于是一狠心喊道:“拿过来,我买了!”说完从荷包里拿出二两银子给了陈三两,气呼呼地抓过他手里的笼子。陈三两见诡计得逞,得意地拿着银子跑开了。周仕提着笼子来到附近的一片树林,这里比较偏僻,平时少有人来,将笼子打开放出刺猬,对它说道:“刺猬妈妈,你以后多长点心,别再乱跑了,今天要不是遇到我,你可就惨了!快走吧!躲得远远的。”刺猬蹲在草丛里,回头看了看他,眨巴了两下小眼睛,蹒跚着钻进树林不见了。放生了刺猬,周仕正要离开,忽然听见一阵女子喊“救命”的声音,他本就是个善良正直的人,遇到这种事情自然不会抽身避开,于是悄悄走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。周仕将货郎担藏在树丛中,为防万一,手里拿着挑担子的扁担,蹑手蹑脚的朝声音走过去。只见两个奴才模样的男子,架着个姑娘向树林深处走去,后面跟着一个衣着华贵、手摇折扇的肥胖公子。姑娘边挣扎边喊救命,肥胖公子嘿嘿笑道:“英莲妹子,使劲儿喊,这里鸟不拉屎,任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。”“姓苟的,你不得好死!”姑娘怒骂道。“英莲,你竟然连父母之命都敢违背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等到生米做成熟饭,你不同意嫁给我也不成!肥胖公子得意的说道。“姓苟的,你已经有了一妻三妾,我死也不会嫁给你!”姑娘哭喊道。周仕听到这里,脑子里顿时有了些眉目,看来这对男女是熟人,男的已经成家,却看中了姑娘美貌想娶回家做妾,姑娘父母同意,但她自己抵死不从,于是男的就要霸王硬上弓,把生米做成熟饭,就容不得姑娘不同意了。“拖进去!我要让她变成我的女人!”肥胖公子向两个家奴示意,两人架起姑娘便走,躲在一边的周仕焦急万分,眼看姑娘要受辱,这可如何是好?二、勇货郎智救英莲,贪柳父上门提亲周仕心地善良,连一只刺猬他都舍得花大价钱去救,何况一个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,所以他打定了救人的主意。但周仕打小读书,虽勇敢却不鲁莽,他知道对方有三个人,自己双拳难敌四手,要想快速安全地救下姑娘,必须开动脑筋。周仕心想:两个家奴自己一个都打不赢,要想救人必须在肥胖公子身上做文章。于是他悄悄摸过去,只见两个家奴将姑娘放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,肥胖公子吩咐道:“你俩走远点儿去望风,我叫你们时再回来。”两个家奴答应一声,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,一左一右远远的走开了。等俩人走远,肥胖公子淫笑着扑向躺在地上绝望的姑娘,周仕屏住呼吸,飞快地跑过去,“啪”的一个手刀砍在公子后脑勺上,只见他立马趴下不动了。“继续叫喊!”周仕冲惊得目瞪口呆的姑娘小声说道,姑娘也不傻,知道这是为了迷惑外面望风的两个家奴,于是装模作样地继续大呼小叫。周仕侧耳倾听两个家奴的动静,感觉他们没有发现异常,于是打手势让女子慢慢降低声音,直到不再发出声音,然后拉着她的手悄悄往树林外逃走。两人出了树林,周仕挑上货郎担,迅速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。被救的姑娘原本想要咬舌自尽的,关键时刻竟然被一个素不相识的货郎搭救,她一时回不过劲儿来,好像做梦似的。“姑娘别害怕,你家住哪里,我送你回去,赶紧找家人报官,尽早抓住欺负你的这个人!”周仕问道。姑娘听了小声抽泣起来,哭着说道:“报官没用,这人我认识,他之所以敢对我起坏心眼,恐怕是我父母和他串通好的!”周仕听了一愣,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父母?串通外人合伙欺负自己的女儿,真是刷新人的三观。姑娘见他发愣,于是止住哭泣向他讲述了事情原委。原来,姑娘姓柳,名唤英莲,刚刚十六岁,那个肥胖公子叫苟有财,是个大财主的独生子,家中已经有了一妻三妾,却觊觎英莲的美貌,前一阵托媒婆带着厚礼来柳家提亲,想娶英莲做妾。柳英莲一口回绝,哪知父母贪图钱财,非要她嫁到苟家。今天父母谎称和英莲一起逛庙会,却在半路上丢下女儿,估计苟有财将她掳走的事儿,父母肯定早就知道了。周仕听完惊得嘴巴半天合不拢,为了钱财主动将女儿送入虎口,这样的父母够贪婪,够奇葩。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,他一个外人不方便插嘴,再者身边的英莲肤白貌美,幽香阵阵袭来,他一个没见过美女的初哥,紧张得心脏砰砰乱跳,嘴巴也不争气的迟钝起来。“周大哥,此时我不敢回去,想先去你家里躲躲,不知方不方便?”英莲忽然扭头问道。周仕脸一红,有些为难,不过还是答应了,毕竟按照英莲现在的情况,回去就是自投罗网,自己救人救到底,索性再帮她一次吧!于是周仕带着英莲折回家,陶氏见儿子这么快就回来了,并且还带了个美貌惊人的姑娘,顿时吓了一跳,不过她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,估计是这姑娘遇到了困难。陶氏热情地将英莲让进屋子,端来热水给她喝,英莲落落大方,对陶氏表示感谢,和她闲聊些生活琐事,做午饭时给陶氏打下手,吃过饭一直等到天黑,她忽然对周仕说道:“周大哥,麻烦你去我家里通知我爹爹来接我回家吧!”周仕本就觉得她一个黄花大闺女住在陌生人家里不方便,于是按照英莲告诉他的地址,立马来到柳家。柳家也是贫困户,要不柳父也不至于为了钱财出卖女儿,周仕赶到时,发现肥胖公子苟有财正在冲一对老夫妇怒吼着什么,这对老夫妇就是英莲的父母,他们俩点头哈腰的赔不是。周仕暗想,看来英莲真的没有猜错,她父母果然和苟有财串通一气,苟有财自己打晕弄丢了英莲,于是跑来找她父母撒气。苟有财不认识周仕,见柳家来了人,于是气冲冲走了。周仕等他走远,这才将英莲在自家的消息告诉了老两口,他俩大吃一惊,柳父立马跟着周仕来到周家,将女儿接了回去。此事过后,周仕原以为这只是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一段小插曲,虽然很同情柳英莲,但她毕竟和自己毫无瓜葛,也只能暗自叹气罢了。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三天后的中午,他回家吃饭时,竟然发现柳父赫然坐在家里等他,看母亲的神色,她似乎什么都知道了。“孩子,我女儿英莲让我来告诉你,她要和你成亲!”周仕惊得目瞪口呆,英莲那么美貌的姑娘,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穷货郎呢?他看向母亲,陶氏摇摇头,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柳父见母子俩半信半疑,于是气呼呼地对周仕说道:“英莲回家告诉我,她已经和你小子有了肌肤之亲,要是不嫁给你,她就一头碰死。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周仕哭笑不得,心想:我仅仅拉了一下英莲的手而已,怎能说是有了肌肤之亲?看来这事儿透着古怪,况且以柳父的贪婪,他怎么可能同意女儿嫁给我一个穷小子?柳父见周仕还是不吭声,于是叹气道:“唉,英莲这孩子打小就倔强,她决定的事情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。孩子你同意这门亲事吗?”周仕神思恍惚,心里摇摆不定,陶氏倒是很喜欢英莲,美貌又能干,生怕儿子错过这段姻缘,于是抢先回答道:“同意!我替儿子做主,这门亲事我们应下了。”母亲的话将周仕从思绪中拉了回来,他也忙不迭地点头,柳父见目的达成,遂笑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一切从简,三天后是个好日子,我柳家不要一分聘礼,到时候将女儿嫁过来,事情就这么定了。”说完哈哈笑着离开了,只留下周仕母子俩面面相觑,对这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百思不得其解。第二天,周仕找来几个儿时好友帮忙布置新房,并把这件离奇之事说了出来,众人纷纷笑他走了桃花运,好友陈大郎说道:“兄弟你不要多想,依我看这事儿很容易解释,一个黄花大闺女跟你回家呆了整整一天,这事儿传出去好说不好听,那苟公子定是嫌弃了,所以柳家父母无奈,才将女儿嫁给你。你小子捡了个大便宜还在那疑神疑鬼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!”众人听完哄堂大笑,周仕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,心结彻底打开,随后大家一起忙活,很快将新房布置完毕,静等成亲之日到来。成亲头天晚上,柳家特意派人来通知周仕,让他晚上去接亲,说是柳英莲不想过分张扬,柳家也不派人送亲,悄悄把婚事办了完事儿。听说让晚上去接亲,周仕和母亲都觉得诡异,不过陈大郎几人分析后认为,不过是柳英莲害怕乡邻指指点点罢了,不必多虑,到时候大家一起过去,还怕他们反悔不成?第二天,风和日丽,正是周仕大喜的日子,周家早早准备了宴席,等到天黑后,周仕骑着高头大马,朋友们抬着花轿,一行人借着明亮的月色,直奔柳家。三、刺猬托梦周仕娶娇妻,将计就计严惩苟有财周仕骑在马上晃晃悠悠,忽然看见前几日放生的刺猬跑到面前,口吐人言说道:“恩公,恩公,这门亲事不能娶!”“此话怎讲?”周仕诧异问道。“只有死人才晚上成亲,你接的新娘是个死人,真正的新娘在村东头那间屋子里,那个胖子等你接走假新娘后,他再偷偷接走真新娘。”刺猬说道。周仕大吃一惊,猛地惊醒过来,只见皓月当空,自己端坐马上,接亲队伍缓缓行走,哪里有什么刺猬?原来是做了一梦,可梦中刺猬的话让他变得警惕起来,原本就对这桩婚姻充满了不解,周仕带着满腹疑问,随着迎亲队伍来到柳家门前。柳家大门打开,只见两个喜婆扶着蒙着红盖头的新娘缓缓走向轿子,月光下周仕看得清清楚楚,那新娘双脚悬在空中,根本就没有着地,全靠两个喜婆架着前行。此情此景正应了刺猬梦中所言,周仕心中害怕,于是拉过好兄弟陈大郎,将刺猬所言告诉他,陈大郎也吃了一惊,两人商议一番后,督促大家抬起花轿往回走。走到村口,周仕让接亲队伍敲锣打鼓等着,他和陈大郎小心翼翼的将花轿里的“新娘”扶下来,然后架着她悄悄来到村东头的屋子。只见屋前停着一顶花轿,看来这是苟有财给英莲准备的,他们接亲的人先躲了起来,想等周仕的接亲队伍走远,他们再出来接走英莲。周仕和陈大郎将假新娘塞进门前的花轿里,然后进去和英莲说了情况,英莲大惊道:“想不到这苟有财竟然如此没有人性,你们知道吗?我无意中听到父母谈话,说是苟有财三天前想玷污家里的一个小丫鬟秋娘,不料秋娘拼死反抗,苟有财一气之下将其掐死。”“这么说来,外面的假新娘就是那个丫鬟秋娘了,苟有财真是恶毒啊!他把假新娘嫁给我,然后报官说我杀人,让我喜事变丧事;他则偷偷将你娶回家,到时候你不从也不行了。此举既摆脱了罪行,又陷害了我,还娶了你,可谓一箭三雕。”周仕仔细分析,三人不禁毛骨悚然。此时陈大郎忽然说道:“不如咱们给他来个将计就计,你们二人回去成亲,我假冒丫鬟的哥哥,即刻去衙门报官,到时候让那死胖子喜事变丧事。”周仕和英莲大喜,急忙回到村口的接亲队伍中,敲锣打鼓回到周家,高高兴兴的成亲入了洞房。而陈大郎则跑去县衙报官,县令听说出了人命,于是亲自带领公差赶到苟家,正赶上苟家的接亲队伍回来。陈大郎扑到花轿前哭喊道:“我那可怜的妹子秋娘,你死得好惨啊!”苟家人大惊失色,公差上前从花轿里架出“新娘”,扯下红盖头一看,竟是一个死去的女子,遂根据陈大郎的控诉,将苟有财绳之以法,还没等用刑,苟有财便吓得乖乖招供了,随即被押入大牢,等候判罚。第二天,柳父柳母得知消息后,不禁叫苦连连。原来,正如周仕所分析那样,苟有财从柳父那里得知英莲在周仕家被找到,当即就怀疑打晕自己救走英莲的神秘人就是周仕。三天前当他害死了丫鬟秋娘后,为了掩盖罪行,心生一计,遂重金买通柳父柳母,指使柳父前去周家联姻,然后将死去的丫鬟秋娘假扮成新娘英莲,嫁给周仕,再报官说周仕害死了新娘,既摆脱了罪行,还嫁祸给周仕,出了口恶气。同时偷偷将英莲接回家中成亲,英莲以为嫁给周仕,却没想到被接到苟家,等生米做成熟饭,想不同意也晚了。哪知天算不如人算,苟有财怎么也没想到,周仕好人有好报,被他搭救的刺猬知恩图报,托梦提醒他新娘有异,由此周仕等人将计就计,最后周仕不花一分钱娶了英莲为妻,还为无辜死去的丫鬟秋娘报了杀身之仇。而柳父柳母零聘礼嫁女,可是当初柳父自己亲口提出来的,如今真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但事情还没完,监牢里的苟有财招供时,将柳父柳母说成是自己的同伙,县令没收了苟有财送给他们的钱财,将二人惩训一番,要不是周仕求情,两人还会受到更严重的处罚。直到此时,柳父柳母方才认清苟有财的丑陋嘴脸,对不计前嫌的女婿周仕,愧疚之余,又颇感欣慰,暗自庆幸女儿嫁对了人,从此有了好归宿。周仕和柳英莲成亲后,共同孝顺母亲,育有两子一女,夫妻俩恩爱甜蜜,偕老百年!后来,周仕零聘礼娶英莲,智擒恶贼苟有财的事迹被当地传为美谈;而柳父柳母则沦为当地笑柄,被人耻笑了多年,到死也没抬起头来!周仕常常对妻子说起刺猬托梦报恩的事情,夫妻俩从小教育几个孩子,做人当心怀善念,万物有灵,切莫等闲视之!

以上是南宁放生相关内容,想了解更多南宁放生回向身体健康怎么说,放生祈福,放生鱼后怎么回向家里,放生放生几条好内容,请关注本站。


参考资料

标签:

Copyright 2019-2030 聚德代放生 聚德代放生官网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